“开发病人”医疗模式害人司法建议“把脉问诊开方”


原深圳建国泌尿外科医院外景(已关停) 

策划:林洁 周琦

统筹:全小晴 董柳

网络导流、心理压制、小病吹成大病……莆田系医院害人不浅!深圳法院审判后提出司法建议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董柳 通讯员 蔡海武 刘红军 肖波

图/视频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柳卓楠

一段时间里,深圳建国泌尿外科医院(以下简称“深圳建国医院”)遭到多名患者投诉:王先生到这家医院看前列腺炎,杂七杂八竟交了治疗费3.5万元;朱先生因“包皮过长”到这家医院就诊,最后掏了2万多元治疗费……

这些患者有着相同的经历:都通过网络搜索引擎找到这家医院,并经历了治疗“噩梦”小病被“吹”成大病治、治疗中不断增加新项目,病人遭遇“心理压制”被迫接受手术……“医院”打着治病救人的名号,实质上已形成了一个犯罪集团。

深圳法院在审结这宗恶势力犯罪集团强迫交易案后,向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出司法建议,直指“开发病人”医疗模式害人,并为民营医疗机构健康发展“把脉”“开方”。

“现在,针对民营医院中妇科、泌尿外科的投诉基本没有了。”上周,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受访时称,该委收到司法建议后举一反三,“按方抓药”,打出“组合拳”,医疗行业秩序得到进一步规范。

“一条龙”忽悠套路

让患者不断掏钱

2018年3月24日,王先生在网络搜索引擎的“引荐”下,来到深圳建国医院就诊。当时,他被医院里的戴医生和医生助理谭某诊断为前列腺炎等病情。一番手术后,账单显示:治疗费3.5万元!约一个月后,翁先生也来到这家医院就诊,被诊断为包皮过长等病情,进而接受手术治疗,共花去治疗费用1万元……

看个“前列腺炎”,要掏3万多块?看个“包皮过长”,也要花上2万多块?一段时间里,不断有患者投诉这家医院。多人还拿出了深圳市医生协会对治疗方式的认定结果:“存在过度医疗和医疗欺诈行为。”

深圳建国医院被查处后,包括医院股东黄某文在内的5人涉嫌强迫交易犯罪。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在一审中查明了这伙人的“忽悠”套路

黄某文户籍地在福建莆田,1976年出生,高中文化程度,2017年年底入股深圳建国医院成为股东,占股10%。而深圳建国医院于2015年9月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杨某某(另案处理),主要提供泌尿外科、妇科治疗服务。该团伙中另四人分别是医务院长、接诊医生助理、导诊人员、护士和咨询客服人员。

南山区法院审理查明:在深圳建国医院运营过程中,杨某某、黄某文为谋取非法利益,纠集郝某倩、谭某、谢某玲、蓝某芳等分工配合参与强迫交易,即先由蓝某芳等咨询客服人员通过百度网络夸大宣传治疗效果,诱导被害人到建国医院就医,被害人在谢某玲等导诊人员的指引下,找医生确诊病情,后接诊医生和谭某等医生助理相互配合夸大病情和治疗效果,对被害人进行欺诈和形成心理压制,进而迫使被害人接受手术,且在治疗过程中不断增加新治疗项目,迫使被害人支付巨额不必要的手术治疗费。

经查实,2017年1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该团伙共强迫7名被害人接受医疗,涉案金额共105980.3元。

该团伙被认定为民营医疗行业恶势力犯罪集团。2020年5月21日,南山区法院以强迫交易罪判处五名被告人有期徒刑。

审判“把脉”

司法建议“对症开方”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认罪服判,判决很快生效。但案件暴露出的问题,却令该案审判长、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张国辉难以忘怀。

“在审理中,我们发现深圳建国医院采用所谓的‘开发病人’经营模式,对患者的病情严重夸大,变相逼迫患者接受相关手术治疗,对患者进行过度医疗、实施医疗欺诈甚至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张国辉说,当卫生监督部门前来检查时,这些人还有弄虚作假、篡改或删除医疗收费票据等逃避检查的行为。

“‘开发病人’医疗模式,不仅侵害了患者的生命健康,而且严重扰乱医疗秩序,恶化医患关系。这种模式一直被医疗行业所诟病,已成为当前影响医疗行业秩序的一个突出问题。”张国辉说,“我们注意到这点之后,考虑到其背后暴露出来的监管漏洞。如果不提醒有关部门填补漏洞,这类案件可能还会继续发生,于是我们决定发出司法建议书。”

一审判决作出一个多月后,一份由张国辉参与撰写的司法建议书“出炉”了,于7月15日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给了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针对深圳建国医院成立后持续对患者进行过度医疗、医疗欺诈甚至强迫交易,以及用弄虚作假、篡改或删除医疗收费数据方式逃避检查的问题,司法建议书建议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加强对民营医疗机构设立的审核。

针对深圳建国医院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依赖网络搜索引擎等广告平台对患者“导流”,存在发布不实信息、欺诈用户等问题,司法建议书建议卫生监管部门,发现违法犯罪线索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探索建立黑名单制度,录入企业信用系统。

针对实践中不少民营医院利用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等渠道,购买关键词提高搜索排名,从而吸引患者实现不法目的的现象,司法建议书建议卫生监督部门加强与网监部门联动,筛查民营医疗机构在网络搜索中“恶意竞价”问题。

司法建议书还建议卫生监督部门通过正规卫生机构开展普法讲座、发放规范就医指南手册等途径大力开展医疗卫生普法宣传活动。

按方抓药

“组合拳”规范医疗行业秩序

“深圳建国医院的案件是我们委在日常监管过程中发现、2018年9月17日主动将涉恶线索移交公安部门查办的涉恶医疗案件。我们委收到司法建议后非常重视,全面梳理、分析我们这几年在民营医院监管方面可能存在的问题,并落实好相关建议。”1月7日上午,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医院管理和药物政策处一级主任科员冯伟受访时说。

2020年9月4日,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对司法建议书作出了复函。就“加强民营医疗机构设立审核”的建议,复函称,该委将启动修订《深圳市医疗机构执业登记办法(试行)》等文件的工作,进一步规范医疗机构准入资格,建立医疗机构退出机制。此外,该委强化日常监管,进一步摸清全市民营医疗机构底数,确保医疗机构监管100%覆盖,并全面排查违法违规线索。

就“积极提供违法犯罪线索”的建议,复函表示,将大力开展线索排查,积极移送涉嫌违法犯罪线索。该委还出台通知,对涉嫌违法犯罪并已移交公安或上级扫黑除恶部门核查的医疗机构,明确在结案前,暂停受理医疗机构名称、负责人等项目变更。

就“筛查民营医疗机构在网络搜索中‘恶意竞价’”的建议,复函称,该委“利用‘互联网+监管’思维,加强社会办医动态监管”,同时探索全市卫生健康信用信息管理。

“近三年来,深圳市卫生健康系统共监督检查各级医疗机构61183间次,立案查处3352宗,罚没款5800余万元,依法关停整顿各类医疗机构824家,打掉涉恶医疗团伙13个,建立一批切实管用的长效监管机制,全市医疗服务秩序明显好转。”冯伟表示,其间,司法建议对于完善监管机制、规范医疗行业秩序起到了积极作用。

冯伟说:“以后如果法院发现我们还有管理薄弱环节,欢迎继续提出建议。”

“司法建议并不是对有关单位和个人‘找茬’,而是给社会现实问题‘把脉开刀’。它可以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社会乱象发生。”张国辉说。

受访中,冯伟告诉记者:如今,深圳民营医院中针对妇科、泌尿外科的投诉“基本没有”,因为“民营医院中3家泌尿外科医院全部被依法关停并作为涉恶线索移交公安部门,现在法院也均已判决,妇科医院关停了2家,其他发现存在‘医疗欺诈’的均作为涉恶线索移交公安部门核查,这类泌尿、妇科的门诊部、诊所也基本上全都被关停了”。

瑟瑟寒风中,记者来到深圳市南山区南山大道1112号这是深圳建国医院的院址,如今此地已人去楼空,导航地图显示该医院“已关闭”。

编辑: 宝